关闭
复制微信号
pua8882
点击进入微信,添加微信号
去微信
若无法打开请手动打开微信添加
点解爱情

小说:你们的恋爱,是怎么开始的?

 加导师微信PUA8882

获取更多两性技巧 挽回攻略 恋爱脱单干货

吴戊瞄了一下,把纸条丢了出去。结果往往是越瞄越歪,正好打到一位女同学的后肩上。女同学转过头来看了看,吴戊做了个抱歉的手势,示意女同学把纸条传给坐在她前面的人。

女同学显然没明白吴戊的意思,竟自己打开纸条看了。过了几分钟,还把纸条传了回来。

“什么意思,我没看懂。”纸条上写着。

“废话,不是给你的,你能看懂吗。”吴戊心里想着。

吴戊在念初中的时候,一直都是班级里的尖子生。中考的时候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。离开了家,吴戊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自由的魅力,尤其是面对一个挨一个的网吧。以前在父母的管教下,家里的破电脑每天只能玩一个小时,镇子里也没几家像样的网吧,只能用局域网打打红警和半条命。现在不仅没人管了,网吧到处都是,电脑配置还好,于是吴戊顺理成章的变成了网瘾少年,经常通宵玩游戏,白天上课的时候补觉,学习成绩是一落千丈。

吴戊的班主任和英语老师谈恋爱,根本无暇顾及班级里的同学们。吴戊的期中考试错过了,吴戊的父母打电话问吴戊的成绩,班主任竟说进步了,可见他对班里的学生有多不上心。最终,是吴戊主动交代了一切。再三思索下,吴戊的父母决定让他转校到市郊的封闭学校里读书。

封闭学校顾名思义,除了周末,平时是不允许学生出校的。校址在市郊的一个山头上,十分适合当封闭学校。虽然也可以逃课翻墙出去上网,但毕竟担风险、麻烦又费钱,所以极大地控制了吴戊的网瘾。

虽然不能经常出去上网吧玩游戏了,但吴戊依然没有学习的动力。巧的是,新班级里有一个曾经关系还不错的初中同学,两个人天天传纸条瞎扯。为什么传纸条?因为那个时候大多数学生都是靠电话卡跟家里人联系,零星几个拿手机的都是家庭条件极好的。

吴戊仔细想了想,刚才那个女同学长得还行,总跟初中同学瞎扯也扯够了,找个女同学聊一聊也挺好。

“我是给你前面的同学传的,没想到被你截胡了。”吴戊写在纸条上。

女同学看了看纸条,趴在桌子上笑了笑。

“不好意思,误会。”女同学传回纸条说。

“没事,这说明咱俩有缘。”吴戊说。

吴戊问了下同桌崔鹏超,那个女同学的名字叫苏苏。

“苏苏,我叫吴戊,名字的设计感也很有缘啊。”苏苏没传回纸条,吴戊只好又写了一张。

“还坐在同一个班级里学习呢,也有缘分呗。”苏苏回纸条说。

“对啊,搞不好星座也很搭,我是处女座,你呢?”吴戊问。

吴戊打小就是个内向的孩子,家教也比较严,不怎么爱说话。学会上网以后,便经常用聊天软件或者在游戏里与他人调侃,尤其是对异性更甚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是天秤。”苏苏说。

“处女男配天秤女,绝配,哈哈。”吴戊说。

苏苏没有回纸条,看来她是一个很安分的女孩子,不经逗。

“女大十八变”这句话主要是观念的转变,主要的转折点也不是年龄,而在于上什么阶段的学校。以前的年代,女孩子一直到高中,几乎没几个会化妆的,也不太注重自己的形象,因为她们的心思都在学业上。到了大学,化妆和衣品都有极大的提升,注意形象,形象就会大变。

高中时期的苏苏,脸上有点婴儿肥,留着齐刘海,像极了乖乖女,一看就是贤妻良母的好苗子。

打第二天开始,吴戊在纸条上抄着《故事会》上各种各样的笑话,不求苏苏传回纸条,只想看她趴在桌子上笑的背影。时间久了,苏苏也对吴戊逐渐热情了些。

“你怎么总逃课啊?”苏苏主动传纸条问。

“知道我逃课,说明苏苏开始关注我了。”吴戊心里想着。

吴戊没谈过恋爱,也不晓得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。注意一个人,和被人注意,是他认为喜欢的开始。

“上课没意思,出去玩游戏多爽。”吴戊回纸条说。

“我都没玩过游戏。”苏苏说。

“有时间我带你去玩,只是女生玩游戏都比较笨。”吴戊说。

“玩游戏不就是为了娱乐,哪有什么笨不笨的。”苏苏说。

“外行了吧,打游戏的主要乐趣是为了通关。还有啊,游戏里有竞技的,主要是想赢过别人,那样才有成就感。”吴戊说。

“那我真的不懂。你去网吧,就一直玩游戏吗?”苏苏问。

“一直玩也累,可以看看电视剧,或者电影啥的。之前连着通宵三个晚上,一直看《仙剑奇侠传》来着。”吴戊说。

“好看吗?”苏苏问。

“好看,喜欢女主,刘亦菲演的。”吴戊说。

“啊,刘亦菲我知道,长得好看。”苏苏说。

“还有很多看‘小电影’的。”吴戊写在了纸条,又赶紧撕掉了。

如何判断男女之间的关系程度,能否聊敏感话题是重要的一项指标。吴戊不敢试探,因为苏苏看起来不是能开那种玩笑的人,万一因此觉得吴戊思想龌龊,以后就没法聊了。

“我也有一个仙侠梦。”这是吴戊写在纸条上的第二个版本。

“想拥有刘亦菲是吗?哈哈。”苏苏回纸条说。

“喜欢那个世界,武艺高强,一路披荆斩棘,最好是有佳人相伴,无忧无虑。”吴戊说。

吴戊觉得自己是个假想狂,睡觉前的一大爱好,就是假想。在想象里,他有让老天嫉妒的容貌,走在学校里,所有女生都为之痴迷。什么东方神起,什么HOT,他才是女同学们心中最大的偶像。学习、打游戏、唱歌跳舞、体育运动,样样精通。家里还非常有钱有势,黑白道通吃,身边围着一群暗恋他的萌妹子。他每天要想的,就是如何对身边的这些美女做到雨露均沾,典型的“霸道总裁”的样子。

“好假啊。”苏苏回纸条说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吴戊和苏苏每天都有传纸条。从一开始的小纸条,到后来干脆直接用小笔记本传。天南海北,家长里短,啥都聊。

吴戊慢慢发现,隔壁班级有一个男生在追苏苏,可惜个头不高,长得也不帅,毕竟不在一个班级,机会也比较少。班里还有一个男生在追苏苏,叫柏宇博,个头也不高,一米七左右,皮肤黝黑,长得也不太好看。

柏宇博和吴戊同住一个八人寝室,是一个比较搞笑的男生。柏宇博最大的缺点就是抠门,洗衣服从来都是用别人的肥皂,刷牙也都是挤别人的牙膏。他还总跟别人说,这是为了节省,家境不好,只能活的节约一些。但是谁又不傻,抠门和节省,有的时候就隔着一层薄薄的膜。

自打知道柏宇博追求苏苏开始,吴戊就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反感。

“你还挺抢手的。”吴戊传纸条说。

“啥意思?”苏苏问。

“隔壁班,咱班,两个男生追你啊,你自己还能不知道。”吴戊说。

“他们喜欢我,不代表我也喜欢他们。”苏苏说。

“我不管那么多,只是觉得你还挺招人喜欢的。长得又不是多漂亮,追你的俩男生也都挺丑的。”

“你这话怎么感觉像骂我一样。”苏苏说。

吴戊想了一下,自己确实有些冒犯了。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关系纽带,别说是有人追求她,就算她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,也跟吴戊没关系。

吴戊的不开心,完全转移给了柏宇博。隔壁班的眼不见心不烦,自己班级的同学,怎么看怎么讨厌。一个没皮没脸的小黑胖子,课后休息时间一直在找苏苏聊天,笑嘻嘻的样子真讨人厌。

中午回到寝室,吴戊突然压不住火了。

“你离我远点,我烦你。”吴戊生气地说。

“咋的了?”柏宇博一脸惊讶地问。

“没啥原因,就是烦你。”吴戊说。

“我咋的了?”柏宇博说。

“你自己不知道吗?”吴戊说。

“我真不知道,到底什么事儿?”柏宇博问。

“平时就贱兮兮的,还抠门,你心里没数?”吴戊说。

人就是奇怪,平时可以包容一些别人的小毛病,但是一旦吵起来,多小的毛病都能翻出来说。

“那也不至于啊,以后不用你的东西就是了。”柏宇博说。

“你最好离开这个寝室,看你都烦。”吴戊说。

“你这就过分了吧。”柏宇博说。

吴戊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,但是情绪到了,只能继续往上顶。

“一点都不过分,你跟我不是一路人,以后各玩各的,谁也别搭理谁。”吴戊说。

“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?”柏宇博说。

“你再这么说,信不信我打你?”吴戊说。

寝室里其他几个同学发现势头不对,赶紧过来拉着吴戊。其实很多架都是看着要打,实际上打不起来,越拉,反而越来劲。

“那你打我吧,我就是不明白我怎么了,你就是看我不爽。”柏宇博说。

“天天下了课不在自己座位上坐着,总去跟苏苏唠什么?也不瞧瞧自己什么德行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吴戊说。

“跟同学唠唠嗑怎么了,搞得像你俩是男女朋友似的,我要是没记错的话,你和苏苏的关系还没有我俩熟悉吧,你管得着吗?”柏宇博说。

吴戊一下子怒火中烧,伸脚踢了柏宇博一下。柏宇博是个学习的好孩子,哪受过这样的待遇,吓得不敢再说话了。

“你俩成不了,你也别追了,省得我还揍你。”吴戊说。

其实吴戊也是基本上没打过架,这一年来长期泡在网吧里,身体素质也不算太好,如果柏宇博真的还手,吴戊也未必能打过他。但是生气是勇气的动力,情绪上来了,根本不考虑后果。

很快,吴戊和柏宇博“打架”的消息传到了班里某些人的耳朵里,几个八卦的女同学,一直在传两人打架是为了争苏苏。没多久,整个年级都传得沸沸扬扬。

“你俩打架了?”苏苏传纸条问吴戊。

“别听他们瞎说,就是吵了几句。”吴戊说。

“不会真是因为我吧,那样我会自责的。”苏苏说。

“不是,我喜不喜欢你,你还不知道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。”吴戊说。

吴戊很期待苏苏回一句“我觉得你喜欢我”,然后他就大方承认。

“我也不喜欢柏宇博,他还总找我聊天,但都是同学,我也不能做的太难看。”苏苏说。

“你要是不喜欢他,你就直接跟他说,让他死心。”吴戊说。

“我说过了,他说他不是那个意思,就是好朋友。”苏苏说。

“鬼信啊,他明明就是喜欢你,追求你。但是他和你不合适,他配不上你。”吴戊说。

过了几分钟,苏苏才把纸条传回来,上面写着:“柏宇博给我写情书了。”

很明显,柏宇博知道吴戊和苏苏一直在传纸条,他可能感到了危机感,想彻底摊派,试试能不能成功。

“你拿着情书,回头看着柏宇博,然后把情书撕掉。”吴戊说。

虽然这么做挺狠的,但是效果一定立竿见影。

吴戊以为苏苏会反问他这么做如何如何不好,如果怎么做会不会更好。结果苏苏表现得很直接,就按照吴戊说的做了。吴戊特意观察了一下柏宇博的表情,后者脸通红,不知道是感到生气还是羞耻。

吴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。

“你说,最后到底谁能跟苏苏在一起,感觉苏苏就不是能处对象的人。”崔鹏超说。

“那得看是谁追,以这俩人的长相和水平,根本就追不上。”吴戊说。

“哎呦呦,你能耐你追啊。”崔鹏超说。

“我追她,就一句话的事儿。”吴戊自信地说。

“我还真就不信了,咱俩就打赌呗。”崔鹏超说,“你现在就去一句话追上我看看,追上了,今晚我请客,追不上你请。敢不敢?”

“你要这么说,就再说的明白一点。”吴戊说,“溜肉段和老妈趴全茄,一会儿就跟食堂订上。”

“没问题啊,超市加一瓶可乐,两包辣条。”崔鹏超说。

“你等着掏钱吧。”吴戊说。

吴戊径直走到苏苏课桌前,看着苏苏。两个人经常传纸条,面对面一下子感觉有点尴尬,像网友见面一样。

“做我女朋友吧。”吴戊说。

苏苏想了三秒钟,点了点头。

1,脱单攻略
2,分手挽回
3,魅力提升
4,长期关系
郑重声明: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

 加导师微信PUA8882

获取更多两性技巧 挽回攻略 恋爱脱单干货



挽回导师

情感咨询师定制挽回方案让您快速挽回对方

立即咨询

脱单导师

情感咨询师帮您在45天之内解决脱单问题 

立即咨询